今天下午,持續了4天的五中全會順利落幕。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因爲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對未來五年的中國做出重大戰略部署。

剛剛,新華社發布了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字字珠玑,透露出了幾個重大信號。


第一個信號
出現了“備戰”

中國很可能會在時隔55年之後,于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中再次出現“備戰”的詞眼。

上世紀60年代中期,中央要求在"三五"計劃期間,也就是1966年-1970年必須立足于戰爭,從准備大打、早打出發,積極備戰,把國防建設放在第一位,加快三線建設,逐步改變工業布局。

第三個五年計劃強調備戰,有著極其複雜的時代成因,以及地緣政治格局。

當時,中蘇交惡還在持續當中,中美也還沒有開展乒乓球外交,尼克松訪華還是在1972年,中美之間的正式建交還需要幾年之後。

爲應對國際國內的嚴峻形勢,中國把國防建設放在第一位實屬自然。

這一次全會公報,以較大的篇幅提到了國防和軍隊建設,這在五年前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當中,是沒有的。

而且,它還強調了要全面加強練兵備戰——

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堅持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強軍、人才強軍、依法治軍,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全面加強練兵備戰,提高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確保二〇二七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要提高國防和軍隊現代化質量效益,促進國防實力和經濟實力同步提升,構建一體化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推動重點區域、重點領域、新興領域協調發展,優化國防科技工業布局,鞏固軍政軍民團結。

雖然具體的十四五規劃綱要幾月後才會發布,目前還沒有看到完整的版本,但是全會既然已經提及了全面加強練兵備戰,相信這個要求和精神,大概率會寫入十四五規劃綱要當中。

當然,這不是近年來中國的決策中心唯一一次提及練兵備戰。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會議報告中提出——加強練兵備戰,有效遂行海上維權、反恐維穩、搶險救災、國際維和、亞丁灣護航、人道主義救援等重大任務,武器裝備加快發展,軍事鬥爭准備取得重大進展。人民軍隊在中國特色強軍之路上邁出堅定步伐。

兩者的不同在于,上一次提及加強練兵備戰,背後緊跟著的是海上維權、反恐、護航等。而這一次緊跟著的,是“提高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

第一,是指向的不同,過去捍衛的利益屬于政治上的邊緣利益,這次是捍衛核心利益。

第二,“發展”上升到了跟主權、安全同等重要的地位。損害、阻斷中國和平發展的曆史進程的,也要堅決說不。

個中韻味,著實耐人尋味。

值得一提的是,五中全會公報中還提及:要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提高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

毫無疑問,我們正面對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第二個信號
對于港澳的描述,出現了微妙變化

十三五規劃對港澳台的表述是“支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發展,推進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進程。”

這一次的公報則是說,“要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推進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

對于港澳的表述,從支持長期繁榮穩定,變成了保持長期繁榮穩定。雖然僅有一字之差,但含義大不相同。

支持的意思是說,港澳在前邊闖蕩拼搏,需要什麽資源和條件就吼一聲,中央會作爲強有力的靠山,幫助港澳在經濟、政治、社會各個層面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在這個事情當中,港澳自身是要發揮主觀能動性的。

保持則有一點能動性調換的意思,未來中央會變得更有主導型,去主動維護港澳所取得偉大成績,防止不良因素的擴散。

對台灣的表述反而沒有變化。這是因爲,不管台灣省內的形勢如何變化,它自始至終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部分。


第三個信號:實體經濟被提到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

這一次,公報提及要“加快發展現代産業體系,推動經濟體系優化升級。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質量強國、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推進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鏈現代化,提高經濟質量效益和核心競爭力。”

這是一個新的表述。

五年前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沒有提到實體經濟。而在隨後不久發布的十三五規劃綱要當中雖然有所提及,但分量顯得偏輕——“改造提升傳統比較優勢,夯實實體經濟根基,推動社會生産力水平整體改善”。

過去的五年是夯實實體經濟根基,把根基打牢就好了,屬于戰術領域。未來五年是要緊緊圍繞著實體經濟布局,把實體經濟視爲重中之重,屬于戰略領域。

衆所周知,上一輪經濟發展周期中,經濟長期有脫實向虛的趨勢,大量資本沒有流向實體經濟,反而流向房地産,造成了一系列後遺症:

第一在社會領域,房地産的高杠杆造成貧富分化,先上車的人迅速積累了巨大資産,掉隊的人需要耗費幾代人的生命才能追趕上,對于階層流動性,對于社會公平都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大量青壯的勞動力要麽爲首付所困,要麽爲房貸所困,制約了內需的釋放,不利于內循環的構建。

第二在金融領域,高房價的泡沫始終高懸頭上,成爲今天金融系統性風險當中最大的灰犀牛,從而壓縮了國內實施擴張性貨幣政策的彈性空間。

第三在制造業領域。高房價對人才和企業造成了擠壓效應,制造業被遏住發展的步伐,産業升級、技術革命都受到了阻礙。中興危機、華爲風波等美國對華科技戰中,深刻反映了脫實向虛的危害。

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成了未來五年的重中之重。它是中國制造2025精神的另一種闡述方式。

就在幾天前,媒體報道說《中國人民銀行法》即將迎來17年的首次大修。《征求意見稿》將“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明確寫入立法目的,引導金融體系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根本定位。

 

第四個信號:長江中遊城市群或將迎來大禮包

公報提及:“優化國土空間布局,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和新型城鎮化。”

推進區域協調發展與推進新型城鎮化都不是新概念,但在十三五規劃中,區域協調發展和新型城鎮化是分開表述的,而十四五規劃卻將這兩者組合到“優化國土空間布局”的子級集中。

這樣的組合與疊加,可能是爲了“內循環”提供最優空間支撐。

此外,優化國土空間布局對國家的能源安全、糧食安全有重要保障。遇上非常時期,優化國土空間布局也方便將國家的戰略縱深最大化。

 

比如說成渝雙城經濟圈,就在內循環的大背景下,成爲第4個國家戰略的城市群,得到了高層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

成渝雙城經濟圈的橫空出世,是中國優化空間格局、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大措施。

目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規劃綱要》還還沒有正式公布,相信裏頭會含有前瞻性的規劃,以及重磅紅利。

爲了在國內一盤棋的基礎上,全面促進消費,拓展投資空間,未來五年長江中遊城市群也很可能會成爲第5個上升爲國家戰略的城市群。受益者,是武漢、長沙等城市。

此番優化國土空間布局的表述,顯然帶著很高的政治智慧與執行的靈活性。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