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算法的強大,商業必定會越來越繁榮,繁榮到極致就會出現兩個結果:

1

第一個結果:所有産品的利潤都會會無限接近于0。

以淘寶改變實體店爲例子。淘寶的出現讓開店不需要實體門面了,所以開店的門檻變低了,人人都可以開店,剛開始的時候大家會狂歡,網店遍地開花,但是到了一定階段,大家越來越深刻的發現一個現實:現在去淘寶上開店已經很難賺到錢了,因爲同樣的商品/服務/作品,只要你還有利潤存在,一定會有商家賣得比你更便宜;或者一定有平台誕生,上面的東西更優惠。

《國富論》裏所說:利潤降低是商業繁榮的必然結果。今後比價會越來越方便,永遠都是全網最低價最受歡迎,永遠都有人低價搶市場,或者賠本賺吆喝。

我們都知道:淘寶上的東西夠便宜了吧?已經無限拉低了各種快消品的價格,但是拼多多比淘寶更便宜,淘寶上很多可以做到19.9包郵,拼多多就9.9包郵。尤其今年疫情以來,大大小小各種商家,都轉戰電商/直播和線上,而線上購物的最大特點就是比價特別方便,這就是讓價格因素成爲購物的決定性因素,因此所有産品的價格都會越來越透明,價格戰會更激烈血腥,幾乎全是肉搏戰!

而價格戰的最終結果,是所有産品的利潤無限接近0。甚至産品的“負利潤”時代正在到來,也就是說無論你生産的是什麽産品,總有更低價格的出現,假如成本是7塊,你賣9塊我就賣8塊,你賣8塊我就賣七塊五,有人甚至六塊八虧本也願意賣,因爲他要利用低價搶占消費者,只要聚集了大量消費者,就可以靠消費用戶賺錢。

比如,有的商家雖然産品本身沒有利潤,但是以産品爲鏈接手裏掌握了10萬個用戶(或者會員/粉絲等等),就只依靠這10萬用戶,商家賺錢的途徑反而更多了。

 


未來會有很多商家會用低利潤(甚至0利潤/負利潤)的産品去交換“消費數據”,吸引大家聚集而來,然後利用另外一套隱含的邏輯去掙錢,比如書店之前都是靠賣書掙錢,現在書都是免費送的,卻可以開讀書會掙錢了;比如4S店不再賺賣車的錢,但是可以靠車子的後期保養賺錢;比如美容院不再賺産品的錢,但是可以靠辦會員費賺錢,等等。

所以今後現在很多商業模式在前期都是不賺錢的,或者從表面上看都是虧本的,其實這不是商家犯傻了,恰恰是商家變的更與時俱進了,因爲商家把賺錢的路徑後移了,這叫“利潤後延”。

其實這是商業發展的必然,隨著競爭的加劇,很多企業都設計了流量性産品,這些産品都是爲了吸引客戶而設計的,可以是虧錢的,當客戶進來之後,再靠深度服務産生利潤。

這一點也非常符合馬克思對于未來社會的預判:當生産力極度發達,當商業極度繁榮之後,社會上的很多商品都是免費提供的,也就是”按需分配“狀態,只要你需要什麽東西,就有商家主動站出來給你提供。商家不再靠商品賺錢,而是靠“消費用戶”(消費者/會員等等)賺錢。比如小米就是這樣的,首先它的産品性價比都很高,最關鍵的是小米根本還不靠産品掙錢,而是靠自己的用戶生態掙錢,用戶生態就是“消費大數據”。

因此,今後最賺錢的都是各大平台,而普通商家只能掙到辛苦錢。因爲“消費大數據”都集中到了平台手裏,而普通小商家掌握的“消費數據”在大平台面前是不值一提的。

2

第二個結果:所有人賺到的錢都會無限接近社會的平均水平。

以抖音改變娛樂行業爲例子:

抖音的出現,讓表演門檻越來越低,人人都擁有了自己的舞台,人人都可以制作自己的節目,文藝表演變得平民化。這必將幹掉了傳統影視業。現在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結果,很多明星已經無戲可接,就連一線明星也要靠上綜藝節目維持熱度和原來的收入。

和淘寶剛出現的情形是一樣的,剛開始大家一定會樂此不彼,熱鬧非凡,進入全民參與的娛樂氛圍裏,一起拿著手機嗨。但是到一定階段,大家也會越來越深刻的發現一個事實:人人都可以出作品的時代,也就意味著作品和創作將越來越廉價,各種模仿行爲橫行,爲了博眼球而各種出位,創作甚至會變的一文不值。


試想一下,如果人人都去拍,那麽誰在看?更何況一個人還可以養好幾個號,一個商家可以養一大批號,最後的結果就是作品數量大于眼睛數量,很多內容將無人問津。

這個世界之所以有觀衆,就是因爲創作有門檻,表演有專業度,而當創作絕對無門檻的時候,世界上可能再也沒有認真的觀衆,人人都是的主角,人人都在走馬觀花,人人都在逢場作戲。

因此,不要看那些內容每天有不少的的曝光量,但是也就是看起來熱鬧而已,最後的結果就是:創作者只能賺到辛苦錢了。

抖音對文藝行業帶來的沖擊,和淘寶對商業帶來沖擊的邏輯是一樣的,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曆史永遠在不斷的重複和輪回。

3

在“個體+平台”的時代,個體只能賺到辛苦錢。

因爲個體的脖子雖然被平台(比如淘寶/滴滴/抖音/美團等等)卡牢,但是他們不會卡死你,就只給你留一個可以喘息的空間,讓你疲于奔命,卻又只能賺到基本的利潤率,維持生存。當它們看你快要死的時候,就稍微松一點手,讓你喘口氣,你一旦活的歡快了,就立刻卡緊你,撸你一把,讓商家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比如現在淘寶和拼多多上開店,就得拼價格,完全薄利多銷,平台會始終將商家的利潤維持在僅僅能夠解決商家溫飽的邊緣線上。

而像美團/餓了嗎這種平台,雖然很多餐飲店通過這些平台每天都有源源不斷的訂單,但是商家要不斷的做促銷才有銷量,最後一算賬,利潤越來越薄。

同樣的邏輯,在滴滴上開車的司機,這一兩年也只能賺到辛苦錢了,之前開滴滴的司機少,如今越來越多的人無事可做都去開滴滴了,叫車越來越容易,補貼越來越少,平台的抽成也越來越多。

在傳統互聯網時代(BAT時代),還可以有很多依附在上面的公司,比如天貓上有很多營業額過億的店鋪,微信/微博上有很多大V等等。

在算法時代,只有平台才能掙到錢,那些所謂的網紅/商家,其實都被平台牢牢卡住脖子,主動權很小。

當然,今後個體與人個體的收入差距會縮小,因爲每個平台都有自己的”算法“,這種算法會自動調節個體的收入差距。這是商業發展的必然,也是文明發展的必然。

 

4

大公司除了靠“消費大數據”掙錢之外,還可以靠“供應鏈金融”掙錢。

什麽是供應鏈金融?其實就是把下遊經銷商的現金流把控住,你如果周轉不開我來幫你,但是你要付利息給我,這就導致本來就利潤微薄的下遊商家們,純利潤更低了。

像阿裏巴巴/美團這種互聯網巨頭也早就在布局供應鏈金融了,它們既有面對大衆消費者(C端)的金融産品,比如支付寶的花呗/借呗,美團的新功能“月付”,也有面對商家(B端)的金融産品等等,滴滴/神州這種也有自己的金融産品了,比如先充值再打車(給你一定優惠),這使大家的現金流被它們控制,利潤越來越多的被平台拿走。

未來真正能掙大錢的手段,除了“消費大數據”,就是“供應鏈金融”了,而這兩者都只有大企業才能做。

看看如今的情形吧:在各行各業,“平台效應”和“頭部效應”都越來越明顯,只有排名前二的公司才能掙到錢,而且他們已經開始平台化,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公司都已經無錢可掙,這叫數一數二,不三不四。

“算法”越發達,頭部效應將越明顯,馬太效應越來越加劇,未來只有在某個領域遙遙領先才能賺到錢,他們將賺盡整個行業的錢。社會的科技水平越高,貧富差距就會越大。因爲科技水平越高,社會的流通性就會越好,此時財富會加劇流向更有錢的地方。

未來的社會財富將越來越多的往大企業(大平台)手裏集中,它們靠“算法”將擁有了“上帝視角”,因爲“算法”不停的收集我們的數據,站在高維解讀你、透視你,審視你,他們甚至會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在他們眼裏我們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我們的一切行蹤都被掌控。

今後我們每個人看似自由的,實際上早就在冥冥之中被操控,我們看到的,都是別人想讓我們看到的;我們享用的,全是別人推送給我們的。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刍狗。未來我們這些普通人都是算法的奴隸,是平台的奴隸,是“上帝”們的奴隸。而且只能賺到辛苦錢,這是互聯網發展的必然,也是人類發展的必然。

 

1998年之前,創業成功的幾率是50%,每一萬個人有5000個人能賺到錢;

1998年,互聯網産生了,創業成功的幾率是20%,每一萬人有2000人能賺到錢;

2002年,淘寶誕生了,創業成功幾率是10%,每一萬人有1000人能賺到錢;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開始,創業成功幾率是5%,每1萬個人有500個人能賺到錢;

2018年,貿易戰開始了,創業成功幾率是3%,每一萬個人有300個人能賺到錢;

2020年,疫情發生了,創業成功幾率是1%,每一萬個人只有100個人能賺到錢。

德魯克曾有個觀點:未來要想讓人類繼續好好生存,成功的定義必須得修改。如果我們還是以賺錢多少定義成功,那麽99%以上的人都將找不到人生的意義,從而引發集體憂郁和焦慮。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