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甯南山(ID:ningnanshan2017)
作者/甯南山
封面/圖蟲創意


對于台灣的産業結構,網上一直有很多的文章介紹,但是很少有從整體宏觀的角度來看的,我們今天來認識下台灣的産業結構,了解下台灣的核心産業是什麽。

台灣2019年人均GDP達到2.589萬美元(台灣主計處官方數據),而對比之下中國大陸2019年的人均GDP剛剛突破一萬美元,達到10276美元(國家統計局局長甯吉喆在2020年1月17日新聞發布會上公布,按照全年平均彙率),中國大陸的人均GDP是台灣的39.69%,便于記憶的話也就是差不多40%的水平。

人均GDP高于中國大陸,是台灣人保持優越感的主要來源,我一直認爲,統一對我國不是問題,統一後的人心治理才是問題。人的本性就是崇強愛富,黃渤有一段接受記者的采訪視頻之前比較火,說出名之前,在劇組裏面能碰到各式各樣的人,,各種小心機啊,現在身邊全是好人,每一張都是洋溢的笑臉,黃老師你累不累休息一會兒,黃老師,你要吃什麽,喝什麽,我給你拿點什麽?黃老師,你太辛苦了。

對于一個組織也是這樣,不管什麽組織,領導都需要有威信,要能讓人服氣,要是屬下個個不服氣,覺得領導還沒有自己有水平,組織運作會産生很大的問題。

今天抛開其他因素不說,由于台灣的發展水平仍然高于大陸,現在台灣人在內心是普遍認爲自己比中國大陸強的,先不說感情和政治上的疏離甚至是敵視問題,首先在發展水平上對大陸內心就是不服氣的,這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問題,統一之後如何處理台灣的發展問題呢?

按照曆史的大規律,台灣距離中國的經濟中心地理上有一定的距離,因此經濟地位會逐漸衰落,漸漸的被大陸各個省份趕超。2019年大陸還沒有任何一個省級行政區的人均GDP高于台灣,但是已經有北京和上海的人均GDP超過了2萬美元,北京2.38萬美元,上海2.28萬美元,台灣爲2.589萬美元,超過台灣預計就在2022年。再下來2019年江蘇、浙江、福建三省的人均在1.5萬-2萬美元之間,預計在2025-2030年也會超過台灣;再下來還有廣東、天津、湖北、重慶、山東五省的2019年人均GDP在1-1.5萬美元之間,等到2030年人均GDP也不會差台灣太遠。

2019年大陸人均GDP是台灣40%的話,那麽到2030年總體人均跟台灣的差距不會太大了,估計能達到70%以上,畢竟2019年是人民幣彙率低點。台灣具體最終衰落到什麽地步先不預測,但是從長遠看,一定地位會低于現在。

如果台灣現在就完成了統一,那麽我們該對此如何處理呢?如果任由自由發展和競爭發生作用,那麽台灣的經濟地位會一步步的衰落下去,那麽這種統一後的衰落會讓台灣人産生對統一的不滿,形成“懷念統一前的舊時代”的思潮,當年沒有被統一的時候,台灣曾經如此的富強,人均GDP是大陸的兩三倍,超過了大陸所有的省級行政區,比中國大陸最爲富有的北京上海還高,而統一後地位卻逐漸衰落,逐漸淪落爲中國的中遊發展水平省份,統一似乎成了台灣富強和衰落的時間分界線。

如果中央政府進行幹預,給予其各種經濟大禮包進行輸血,試圖維持其經濟地位,則又會不斷的付出成本,而台灣的體量可不是香港,它有兩千三百萬人,是香港的三倍以上,這意味著禮包的成本不會低,而客觀上大陸還有不少落後地區更需要經濟扶持和轉移支付,人均GDP更低的大陸卻要給生活本來算是小康有余的台灣大量輸血,這在邏輯上難以說通。

從香港的實踐來看,即使進行經濟上的支持或者扶持,也根本無法對抗曆史的大規律,香港的經濟總量和中國大陸的經濟總量對比,查詢世界銀行數據庫,1997年分別爲1773.5億美元和9616億美元,香港占到了中國大陸的18.44%。到了2019年中國大陸經濟總量爲14.343萬億美元,香港爲3660.3億美元,香港只有中國大陸的2.55%了。

不僅是扶持難以對抗曆史規律,由于香港産業的空心化,導致經濟扶持集中在旅遊業、零售業、物流業、金融業,無法惠及到香港的大部分百姓。

中國大陸的老百姓很多認爲,香港人應該是知道並且感謝中國大陸對香港的各種支持或者扶持的,畢竟在1998年和2008年兩次金融危機都支持了香港的金融穩定。2003年在香港經濟因爲非典面臨困境時,中央政府連續出手,開通自由行,和香港簽署CEPA(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允許香港普通人在內地申辦個體工商戶等。內地高校開放招收香港學生提升香港的大學錄取率,甚至可以免試錄取,根據2019年6月新華網的報道有1.57萬名香港學生在內地高校就讀。

大陸人也普遍認爲,香港人應該也認同香港是作爲了中西方交流的窗口和橋梁,才有了發展的曆史機遇,要知道20世紀五十年代的香港,已經被英國殖民了幾十年上百年,但是發展水平也並不高。

但以上大陸人的想法,卻並不是香港人的普遍認知。他們認爲香港的發展主因是英國帶來的西方制度,言論和資訊自由開放,法治建設水平高,是因爲英國人的正確施政,是因爲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跟作爲中國大陸的對外交流窗口並沒有太大關系。而恰恰相反,是香港商人帶著港資和外資北上進入內地,帶動了內地的發展和繁榮。不少港人更認爲自由行並沒有給自己帶來好處,反而給香港帶來各種生活用品的搶購,不文明的大陸遊客,擁擠的街道和景點。

以上種種,就是中國大陸發展水平低于香港的現實下,在香港遭遇的認同困境,對方在心理上認爲你是落後的,貧窮的,低素質的,內心怎麽可能認同是你讓我走向繁榮呢?統一後我落後了,一切都是你的錯。

這種定型後的“刻板印象”對人的心理影響很大。這種基本的人性也告訴我們,對台灣統一的最重要的工作是在統一之前,要趕在統一的時間點之前,想盡辦法實現大陸的發展水平優于台灣,至少要讓兩岸處于相似的水平上,大陸的發展水平越是優于台灣,對我們越是有利,統一後的心理融合成本越小。反之台灣發展水平越是高于大陸,對我們越是不利,統一後的心理融合成本越高。

現在中美關系的走向難以預料,台灣的蔡英文政府在加緊謀獨,統一的時間點很可能會大幅提前,而我們2019年的人均GDP僅爲台灣的40%,因此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巨大的,除了要持續的發展大陸的經濟之外,還需要想辦法降低台灣本島的經濟增速,甚至使其實現倒退。

美國有無數的顛覆全球各地政權的經驗,他的基本套路就是在當地制造經濟衰退,貧窮和社會混亂,讓人民産生改變的想法,這個想法越是強烈,那麽現政權就越是危險。我們看美國的制裁清單就可以看出,中國,俄羅斯,伊朗,利比亞,朝鮮,委內瑞拉等國都有官員、企業和産業在美國的制裁目錄上。

台灣人是我們的同胞,我們當然不推薦對台灣使用美國式的單邊制裁手法,在過去的一兩年我們已經體會到美式制裁的不講道理和缺乏道義,而且美國對小國和窮國進行的制裁,還往往造成被制裁地區人民生活困難。但是我們應該做以下幾點:立即停止一切有利于台灣本島經濟發展的政策;同時要鼓勵大陸企業進入台企占優勢的行業,支持通過市場競爭的形式擊敗台灣的企業,降低其市場份額,同時用各種政策手段吸引台灣的先進制造業投資大陸(注意只是高端先進産業),可實現降低台企在台投資的效果;阻止台灣本島的資本通過投資大陸股市、公司股權或者其他手段從大陸資本市場獲益,大陸的市場和台灣的資金,顯然是後者更需要前者。

需要說明的是,以上在道義上是沒有問題的,停止惠及台灣本島産業和經濟發展的政策,支持大陸企業通過市場競爭降低台企的市場份額,阻止不産生就業和實體投資的台灣資本在大陸金融市場受益,這些都是正常的競爭手段。台獨既然在台灣已經是主流民意,把中國大陸視爲敵國,那麽這些措施在國際競爭中是很正常,很常見的,對台灣的惠台,應該在統一之後進行。

大陸作爲台灣制造業的最大市場,今年8月已經占到了台灣出口的46%,大陸應該根據實際情況,除了台積電先進制程等無可替代的産品外,從中低端産品開始,逐漸實現進口去台灣制造化,對其關閉市場大門。需要說明的是,既然大陸市場選擇台灣制造,說明其在各方面綜合最優,這個舍棄的過程必然會付出成本,但是應該要分清楚,國家統一是最高利益,要有所取舍,更何況台灣貨物進口只占大陸進口總金額的8.32%而已,技術水平上除了台積電等少數産品,基本可以用國産或者他國産品替代。

我們以前沒有認識到去美國化(去美國化是指杜絕産品由美國壟斷供應)的意義,現在美國制裁下才猛然警醒,發現國産化和多元供應的重要性,這才形成了共識,而産業鏈的去台灣化也應該形成共識,這是關系到國家利益,關系到統一後台灣人心治理的大事。如果現在因爲貪圖成本和經濟利益而不搞去台灣化,不在統一前實現大陸發展水平相對的大提升,則統一後必然會付出更大的成本,因小失大。

2019年台灣對大陸出口金額高達1730億美元,按照2360萬人口計算,平均每人銷售了7330美元的貨物到中國大陸,也就是人均四萬多人民幣,這個數字可以說相當驚人了。

下面是本文的重心,就是台灣的核心企業和産業,就是什麽是台灣經濟的真正支柱。我們可以從幾個維度來進行分析。


1/ 第一个我们看台湾的世界五百强企业

台灣的産業結構,這是我之前分析世界五百強企業時候,對台灣的五百強企業的利潤率進行了一個排名,可以看出台積電在台灣無人可及的地位。

台灣産業特征是制造業比重非常高,9家世界五百強企業裏面有6家是制造業企業。台積電的利潤率高達33.08%,是台灣五百強企業裏面利潤率最高的,而相比之下,其他5家入選的台灣制造業企業,全部是電子代工大廠,包括鴻海、廣達、和碩、緯創、仁寶,他們中除了鴻海的利潤率在2.16%以外,其他4家都在2%以下,處于微利狀態。

 

注意這五家代工大廠全部在大陸有大量的工廠,之前國內有個記錄片,叫做《火箭村裏的年輕人》,說的就是上海昌碩做蘋果手機的工人的生活狀態,而昌碩就是台灣和碩的子公司。

台積電的強大,大陸人基本已經很熟悉了,在這裏說下台灣的電子代工大廠對于台灣産業的重要意義,盡管從利潤率可以看出來,代工廠的利潤率都很低,都很微薄,但是從體量上看,鴻海、廣達、和碩、緯創、仁寶都是世界級的電子代工大廠,在全球電子産品制造中占據了極高的比重,可以說台企代工廠在全球電子産品代工中占據了絕對優勢地位,非常類似于台積電在全球芯片代工市場的地位,都占據了超過全球一半的份額,前者的份額還遠比一半更高。

據鴻海集團2019年財報,光是鴻海集團一家,其在2019年全球EMS(電子産品代工)市場占了全球41.1%的市占率。

而台灣人在這些大廠中占據著核心的地位,占據著核心高管團隊和中層主管的位置,因此可以從大量中下層的大陸和外籍員工勞動中獲取大量的價值和利潤。形成類似日本人推崇的雁陣模式,即在台企代工廠中,台灣人是位于領頭雁的位置,而大陸人、印度人、越南人等則是位于跟隨的位置,不只是在薪資分配上處于下風,而且在企業的利潤分配上,也是以台灣人受益爲主。以在台灣股市上市,位居台股第二大市值的鴻海爲例,2019年度分派現金分紅即爲582億新台幣,大約136億人民幣。

另外,台灣每年對中國大陸有非常高的順差,其中除了以台積電爲核心的半導體處于無可替代的地位之外,台灣在大陸的台資代工大廠大量的從位于台灣的旗下企業,以及其他的台灣中小企業進口零部件也是重要因素。

因此從代工廠的角度講,大陸應該支持本土電子品牌自建工廠,同時扶持本土代工大廠發展。近年來華爲、OPPO、VIVO等公司都有了自有工廠,生産自有品牌的旗艦手機,而國産四巨頭的小米的第一座自有工廠最終在2019年12月于北京亦莊投産,用于生産旗艦機,只是産量非常小。同時國內的華勤、龍旗、比亞迪、立訊精密等代工廠已經有了一定的發展。

尤其是立訊精密,已經在代工領域開始脫穎而出。由于2017年開始代工蘋果的AirPods無線藍牙耳機的出色表現,營收從2017年的228.26億元人民幣,增加到2018年的358.5億元,猛增57.06%;2019年再次猛增到625.16億元人民幣,增長了74.38%,利潤總額56.3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71.70%,可以說氣勢如虹,但是規模上還遠遠不夠,對比下鴻海2019年的銷售額達到了大約1.2萬億人民幣,是立訊精密的20倍。

2020年7月17日晚間,立訊精密發布公告稱,公司擬與控股股東立訊有限公司共同出資33億全資收購緯創資通兩家全資子公司100%的股權,並由此取得了iPhone手機的代工業務。

需要說明的是,AirPods最先主要是在台資廠英業達代工的,立訊精密完全是通過競爭贏得了本來屬于英業達的訂單,實現了自身的跨越式發展,同時收購的緯創iPhone工廠也是台資代工企業。

必須要優先惠及本土企業,逐漸在市場競爭中取代台廠的位置,必須要認識到,在台資企業台灣人和大陸人是上下級關系,從思想角度看這是對統一不利的,在網絡上看台灣網友的評論,默認來大陸工作的台灣人都是台商、台幹,是給大陸人帶來了工作機會和資金,是大陸人的老板。就像鴻海的郭董,在台灣的節目裏說“我是給他們(大陸)飯吃”,可見內心認爲自己是更優勢的一方,經濟和産業上的優勢帶來了心理上的優勢,誰會接受被自己認爲不如自己的人管理呢?這必須要有所改變。


2/ 第二个我们再从台湾股市的市值来看

下圖是台灣2020年9月29日的股市市值排行,我們可以看到第一名還是台積電,市值達到了11.176萬億新台幣;第二名是鴻海集團,市值1.0675萬億新台幣;第三名是聯發科,市值是9691億新台幣。這個很有意思,台積電的市值竟然是第二名鴻海的10倍以上。

 


接下來是中華電(電信公司),台塑化(油電燃氣業),國泰金(金融),台塑(石化),台達電(電子零部件),南亞塑膠(石化,南亞塑膠是做DRAM的南亞科技的第一大股東),大立光(做手機鏡頭爲主)。以上值得一提的是,台塑是南亞塑膠的第二大股東。

從前十位來看,制造業總共有7家,不算已經是傳統産業的台塑和南亞塑膠,最有“技術含量”的顯然還是台積電、鴻海、聯發科、台達電、大立光五家。其中大立光在台灣被稱爲股王,因爲其股票單價在台股是最貴的,9月30日收盤價是3360新台幣,按照當天的彙率773元人民幣,這家公司的淨利潤率也非常高,應該是全球有一定規模的電子零部件公司領域最高水平行列了,2019年Q4的稅後淨利潤率爲44.08%。

如果我們把台灣股市市值前一百位中的制造業公司都列出來,總共是67家制造業企業,以下是名單,這個名單很長,閱讀的時候可以先跳過。

第1名台積電,第2名鴻海集團,第3名聯發科,第7名台塑;第8名台達電,第9名南亞塑膠,第10名大立光;第12位台化集團,第15位統一集團,第16位聯電;第17位和泰車(和泰汽車),第20位中鋼;第21位廣達,第25位日月光;
第26位台泥,第28位研華,第31位瑞昱;第32位華碩,第36位南亞科,第38位國巨,第39位矽力傑;第40位環球晶圓,第41位和碩,第42位聯詠,第43位世界先進;第46位亞泥;第47位遠東新(紡織),第48位可成(金屬殼);第51位穩懋(砷化镓半導體代工),第53位正新;

第54位合一(生技醫療業),第55位亞德客(氣動元件);第56位緯穎(服務器);第57位臻鼎(印刷電路板),第58位微星;第59位欣興電子(印刷電路板);第60位光寶科技(攝像頭模組);
第61位友達(顯示面板),第63位億豐(家具);第64位巨大(旗下捷安特自行車);第66位儒鴻(紡織纖維);第67位祥碩(華碩旗下的芯片設計公司)第68位上銀機械;第69位群創,第71位仁寶,第72位緯創,第73位旭隼(UPS代工);

第74位譜瑞(半導體設計),第75位英業達,第76位寶成(鞋類代工);第77位宏碁,第78位南電(南亞電路板),第80位華新科(被動元件);第81位裕日車(裕隆日産),第82位鴻華(鋁電解電容的電蝕鋁箔);第84位美利達;第86位力成(半導體封測);第87位玉晶光(鏡頭和攝像頭模組);第89爲致茂(電子測試設備);
第90位群光(键盘,摄像头模组),第91位旺宏(Nor Flash,NAND Flash),第93位东元电机(马达),第94位健鼎;第96位中美晶(硅锭和硅片),第97位佳格(食品工业);第98位新普(工具电池),第99位华邦电(DRAM)。

我們把傳統行業的選出來,總共有13家企業。包括台塑(石化),南亞塑膠(石化),台化集團,統一集團,中鋼,台泥,亞泥,遠東新(紡織),正新輪胎,億豐(家具),儒鴻(紡織纖維);寶成(鞋類代工);佳格(食品工業)。

傳統行業增長空間非常有限,技術總體也趨向成熟,當然台塑,南亞塑膠,台化集團這樣體量規模的企業還是可以賺取不少利潤的,不過總的增長有限,難以成爲持續增長動力。像是台塑集團,2019年稅後淨利373.24億新台幣(按照1:4.3的彙率爲86.8億新台幣),同比下降24.67%。南亞塑膠2019年稅後淨利232.1億新台幣(約54億人民幣),同比下降55.92%。台化集團2019年稅後淨利344.48億新台幣(80.1億人民幣),同比下降37.86%。

那麽還剩下54家制造業企業,我們再看下電子代工和零部件制造業的(不包含半導體産業),總共有28家,按照市值排名如下:

鴻海集團,台達電,大立光,廣達,研華,華碩,國巨,和碩,可成(金屬殼),緯穎(服務器代工),臻鼎(印刷電路板),微星;
欣興電子(印刷電路板),光寶科技(攝像頭模組),友達(顯示面板),群創,仁寶,緯創,旭隼(UPS代工);
英業達,宏碁,南電(南亞電路板),華新科(被動元件);
鴻華(鋁電解電容的電蝕鋁箔),玉晶光(鏡頭和攝像頭模組);
致茂(電子測試設備),群光(鍵盤,攝像頭模組),健鼎(印刷電路板)。

這裏面的電子零部件企業,大部分都受到了大陸同行的沖擊,例如鏡頭,台灣有大立光、玉晶光,大陸有舜宇光學、聯創電子。印刷線路板,台灣有臻鼎、欣興電子、南電、健鼎,大陸有深南電路、生益科技、勝宏科技。顯示面板台灣有群創、友達,大陸有京東方、華星光電、深天馬。電子品牌台灣有華碩、宏基,大陸有聯想、華爲、小米等一堆品牌,曾經紅極一時的HTC,目前已經在台股市值前一百名看不到了。

台灣企業在電子零部件企業有領先大陸同行的,也有落後大陸同行的,但總的來說在被大陸企業不斷沖擊。綜合規模、技術、市場份額和發展前景,這裏面我認爲比較核心的企業主要是:鴻海(代工)、台達(零部件)、大立光(鏡頭)、國巨(被動元件)、臻鼎(PCB板)五家。這五家都在本行業都具有比較大的優勢。

當然,這個名單可以擴展,比如把代工的廣達、和碩、仁寶、緯創、英業達,以及華碩、宏基、微星、健鼎、華新科、玉晶光等放進來,那就是超過20家了。不過我認爲核心的還是這五家,華碩宏基爲代表的台灣電子品牌已經大不如前了。

像這28家代工和電子零部件企業裏面,市值排在台股第73位的旭隼,給全球各大UPS品牌做代工,2019年營收也只有129億元新台幣,規模比較小。

注意,代工和电子零部件总体是台湾的核心优势产业,尽管目前受到中国大陆的冲击,但是这28家企业里面的优秀企业的优势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像台湾最大也是全球最大的PCB生产商臻鼎科技,今年上半年营收为440.03亿元新台币,年增3.55%。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富士康,同时臻鼎间接控股了大陆的鹏鼎控股,鹏鼎控股在大陆A股的招股书中说,“鹏鼎控股间接控股股东为台湾上市公司臻鼎控股。臻鼎控股第一大股东为鸿海集团全资子公司Foxconn( Far East),报告期内鸿海集团在臻鼎控股7名董事会成员中仅占一席,鸿海集团从未对臻鼎控股进行并表,仅对其进行权益法核算”。

台湾的被动元件大厂国巨电子,2020年上半年营收234.87亿新台币(54.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2%,税后净利56.55亿新台币(13.15亿人民币),增长41.03%,营收体量是大陆的被动元件龙头企业的三倍以上。作为台湾电子零部件产业净利润率最高的大立光,2019 年营收607.45亿新台币,年增22%,税后盈利高达 282.62亿新台币(约66亿人民币),较2018 年增加16%,这家公司的净利润竟然高达60多亿人民币,可以说非常惊人了。

接下來還有26家制造業企業了,我們把半導體産業放在最後,把非半導體的,包括機械零部件、汽車等選出來,總共有9家,按市值排名分別是:和泰車(和泰汽車),合一(生技醫療業),亞德客(氣動元件),巨大(旗下捷安特自行車);上銀機械;裕日車(裕隆日産),美利達;東元電機(馬達),新普(工具電池)。

汽車産業台灣明顯不行,這個相信不需要花太多篇幅。上銀科技是家小型機械公司,做的滾珠螺杆在全球具有相當的份額地位,維基百科說是全球第二大,同時也做機器人和零部件業務,但2019年營收僅爲202.05億新台幣,下滑31.12%。折合人民幣僅爲不到50億人民幣。亞德客做氣動元件(動力傳導有液壓,氣動等),2019年營收158.96億新台幣,增長1.9%。東元電機做馬達爲主,給家電空調做元器件,還做風力發電機,電動車的馬達和驅動器等,2020年1-9月營收331.778億新台幣,下滑7.64%。這些企業雖然都在細分領域做的不錯,但是總的來說還是小公司。

這9家裏面中國大陸民衆最熟悉的應該捷安特和美利達了。旗下有捷安特自行車品牌的巨大集團,2019年營收爲634.5億新台幣,增長5.3%,稅後33.7億元新台幣。按照4.3的彙率,那麽營收一年是大約147.6億人民幣,淨利潤不到8億人民幣。美利達自行車,2019年營收爲280.24億新台幣(大約65億人民幣),同比增長8.59%,淨利潤25.01億新台幣(大約5.8億人民幣),同比增長43.25%。總體規模不太大。

最後是17家半導體企業了,這是台灣真正的核心所在,半導體從行業屬性來看,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從行業發展前景來看,芯片的應用在向所有的行業滲透。這17家半導體企業分別是:

台湾市值第一的台积电,第3名联发科,第16位联电,第25位日月光(包含硅品),第31位瑞昱,第36位南亚科;第39位硅力杰,第40位环球晶圆,第42位联咏,第43位世界先进;第51位稳懋(PA代工),第67位祥硕(华硕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第74位谱瑞(半导体设计),第86位力成(半导体封测),第91位旺宏(Nor Flash,NAND Flash),第96位中美晶(硅锭和硅片),第99位华邦电(DRAM)。

我們一家家來看,依照市值排名是台積電、聯發科,這兩家在中國大陸非常有名了。2019年,台積電全年的營收達到了1.0699萬億新台幣,(按照1:4.3的彙率爲248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7%,稅後淨利3453.44億新台幣(80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6.07%。排第二的是聯發科,2019年聯發科營業收入爲新台幣2462.22億(573億人民幣),同比增加3.4%;全年淨利潤爲新台幣232.04億新台幣(54億人民幣),同比增加11.7%。

那麽台灣市值排第三的半導體公司是誰呢?是聯電(台灣聯華電子),是全球第四大集成電路代工企業(中芯國際全球第五),在台灣僅次于台積電,也是跟福建晉華聯合做DRAM的那家台企。2019年全年營收達到1,482.02億元新台幣(345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小減2.02%,稅後淨利61.29億新台幣,同比大增131.88%。

接下来第四名是日月光,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封测企业,下图是Trendforce的数据,2020年Q2期全球市占率为21.8%,排世界第一。就2019年营收来看,日月光集团营收为新台币4132.82亿元新台币,增长11.3%. 税后净利180.53亿新台币,下降31.78%。其中半导体封装测试业务营收为2416亿元新台币(按照4.3的汇率为561.86亿元人民币),增长12.3%,另外电子代工业务营收为1658亿元新台币,增长9.2%。

 

第五位是瑞昱,這家一直是全球無晶圓工廠的IC設計公司十強行列,也是台灣第二大芯片設計企業,看中文名你可能覺得不熟悉,它的英文名叫Realtek。該公司受惠于TWS耳機芯片,WIFI芯片和電視芯片的增長,2019年全年營收607.44億元新台幣(按4.3的彙率折算爲141.265億人民幣),年增32.61%,稅後淨利67.9億新台幣,同比增長56.07%。

第六位是南亚科,这家公司做DRAM,说起DRAM我们都知道三星、海力士、美光是全球三强,同时知道大陆的合肥长鑫也在做DRAM,但是实际上南亚科是全球第四,当然规模上无法和全球三强比较,以2019年Q4的DRAM营收为例,分别为三星的DRAM营收为67.61亿美元, SK海力士45.37亿美元,美光34.69亿美元,南亚科技4.3亿美元。在2020年10月1日离职紫光执行副总裁的高启全,曾经就担任过南亚科的总经理。2019年南亚科营业收入517.2746亿新台币(120亿人民币),同比减少38.9%,净利润9.824亿新台币,同比减少76.56%,这个是由于DRAM市场波动的结果。

第七位是矽力傑,這是做電源管理IC的企業,是模擬芯片領域的新星。不過這家公司其實可以算成大陸企業,董事長陳偉和總經理遊步東都是浙大畢業的大陸海歸,目前公司總部注冊在開曼群島,公司在台灣有子公司,但是營運重心在杭州。該公司的CFO是台灣人,這恐怕跟公司在台灣上市融資有關,就跟馬雲的阿裏,CFO蔡崇信也是台灣人,爲阿裏的早期融資立下了巨大的功勞。2019年營收107.67億新台幣(人民幣25.1億人民幣),增長14.5%,稅後淨利23.3億新台幣(5.42億人民幣),增長27.1%。

第八位是環球晶圓,是台灣最大的半導體矽片企業,矽片是半導體材料中金額占比最大的材料,全球份額前四位是日本信越化學、日本SUMCO、德國Siltronic、台灣環球晶圓。2019年營收580.9433億新台幣(135億新台幣),同比下降1.66%,淨利潤136.357億新台幣(3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0.1%。

第九位是聯詠,這家和聯發科、瑞昱一起是台灣前三的芯片設計企業,也是全球IC設計十強。例如在顯示面板驅動IC領域,該公司的營收僅次于三星位居全球第二位。該公司主營業務爲顯示面板驅動IC,以及整合觸控和驅動IC(TDDI),以及顯示控制類SoC。2019年營收爲643.72億新台幣(149.7億人民幣),增長17.2%,稅後淨利79.27億元(大約18.4億人民幣),年增24.05%。

第十位是世界先進,這家和台積電、聯電一樣,也是集成電路代工廠。根據拓璞産業研究院的估計數據,2020年Q3力積電營收2.76億美元,排台灣第四,全球第八,比中國大陸第二大的華虹集團營收規模還要大點,華虹Q3營收2.36億美元排全球第九位。2019年世界先進營收爲282.86億新台幣(66億人民幣),同比下降2.22%,稅後淨利58.605億新台幣,同比下降4.96%。

第十一位是穩懋,第二個字比較複雜,發音同“茂”,這家是做砷化镓晶圓代工的企業。和市場主流的矽晶圓有所不同,其最大的業務是爲博通、華爲海思等芯片企業代工射頻器件例的PA(功率放大器),當然現在海思的業務肯定停了。穩懋在全球砷化镓晶圓代工領域占據絕對優勢地位,是該領域的全球老大,類似于矽晶圓代工領域的台積電。穩懋2019年全年營收213.78億新台幣(按照4.3的彙率爲49.72億新台幣),增長23%,稅後淨利44.01億新台幣,增長44%。另外台灣還有一家宏捷科,是僅次于穩懋的砷化镓晶圓代工大廠。

第十二位是祥碩,這是華碩旗下的芯片設計公司,給AMD設計過主板芯片,這家公司營收並不高,不明白爲什麽市值能進台股前一百名。“祥碩2019年營運成積出爐,全年合並營收達37.46億元(新台幣),年成長0.63%,稅後淨利爲9.65億元(新台幣),年增0.98%,改寫曆史新高。”

第十三位是譜瑞,這家公司其實是由上海交大畢業的三個大陸人和一個台灣人在美國共同創辦的芯片設計公司,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趙捷,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曲明,産品開發執行副總陸鼎均畢業于上海交大,該公司主要的設計中心在中國大陸,不過在台灣有上市。該公司主要做顯示器、電子産品和顯示面板的信號傳輸芯片,管理包括音頻和視頻的傳輸,以及LCD顯示驅動芯片。2019年營收爲118.1億元新台幣(27.5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3.91%,稅後盈利24.33億新台幣(5.7億人民幣),同比增長23.58%。

第十四位是力成,這是台灣僅次于日月光和矽品的第三大半導體封測廠,在2020年Q2的全球封測廠營收排行榜上,力成排名全球第五位,單季度營收6.49億美元,中國大陸最大的封測廠江蘇長電排全球第四位,Q2營收8.45億美元。可能疑惑爲什麽台灣矽品沒有出現在台灣股市上?這家公司是全球僅次于日月光和安靠的第三大半導體封測廠,也是台灣排名第二。因爲該公司已經和日月光合並了,新公司是日月光控股,前面的日月光的股票市值就包含了矽品在內,只不過現在運行架構上仍然是兩個公司獨立運行。力成2019年營收爲665.25億新台幣(155億人民幣),同比下降2.23%,稅後淨利68.79億新台幣(16億人民幣),同比下降8.43%

第十五位是旺宏电子,这家主要是做Nor Flash(主要用作存储代码,TWS耳机,OLED显示面板,汽车电子等都有应用),和中国大陆炙手可热的兆易创新是竞争对手关系,同样的还有市值排在第17位的华邦电。下图的数据来自CINNO Research,2019年Q3全球Nor Flash市场营收,台湾华邦电为1.49亿美元排全球第一,台湾旺宏1.33亿美元排全球第二,兆易创新1.04亿美元排全球第三,当然了兆易创新增速最快。

 

旺宏2019年營收爲349.95億新台幣(81.4億人民幣),同比下降5.3%,稅後淨利30.129億新台幣,同比下降66.5%華邦電2019年營收爲487.71億新台幣(113.4億新台幣),同比下降4.73%,稅後淨利14.77億新台幣,同比下降80.88%。華邦電的營收比旺宏要高,是因爲華邦電不只是做閃存,也做DRAM,2019年的營收裏面DRAM占55.67%,FLASH閃存占44.31%,其余爲退貨折舊等。

台灣半導體市值排第十六位的是中美晶(中美矽晶),這家公司是做半導體矽片的,前面的台灣最大半導體矽片企業環球晶圓可以看成是其旗下子公司,中美晶持有環球晶圓大約52%的股份。中美晶2020年Q2的營收爲150.38億新台幣,其中太陽能矽片營收爲13.39億元,而其旗下做集成電路矽片的環球晶圓Q2營收達137.01億元新台幣。

以上16家(去掉中美晶)可以說就是台灣半導體的最強陣容了,當然了其中的譜瑞和矽力傑其實應該算是美國或者是中國大陸的公司,所以也可以去掉,那麽就是14家。另外祥碩的體量太小了,所以也去掉,那麽就是13家公司。

另外這個市值榜單還漏掉了一家主要的公司,就是力積電(力晶積體電子),該公司以前的名字叫做力晶科技,是台灣類似于合肥長鑫這樣的DRAM代工企業,和日本爾必達合作生産DRAM,但是由于全球DRAM暴跌,2012年爾必達破産,該公司也欠下了超過千億新台幣的債務導致從台灣股市退市。

目前力晶除了做内存以外,也像台积电,联电一样做集成电路代工,2020年Q3以2.89亿美元的营收排全球集成电路代工企业的第七位,排名在台湾世界先进和大陆的华虹之前。2019年力积电营收358.97亿元新台币(85.5亿人民币),同比下降28%,毛利率仅为8.36%,税后亏损14.8 亿元新台币,由于表现不佳,所以这家公司暂时也不计入。

这十三强之外还有没有很强的台湾半导体企业呢?如果要凑的话,还是有的。在台股市值前一百名之外市值最高的半导体行业公司群联电子,当然如果市值波动也会进入前一百名。根据其公布2019年全年度合并财报结果:合并营收446.93 亿元(新台币),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近10%,税后净利45.45 亿元新台币,但是其营收里面NAND Flash控制芯片(包括eMMC和UFS控制芯片)只占23.27%,主要业务是硬盘,SD卡,U盘等。

前一百之外市值第二高的半導體行業公司台灣力旺電子,這家公司是做內存技術IP的,主要收入來自于技術授權和提供芯片設計服務,營運模式類似于ARM公司。2019年營收14.1億新台幣,下降4.5%,淨利5.42億新台幣,淨利潤率非常高38.44%。不過這家公司體量太小了。

接下來市值第三高的是台勝科,這其實是日本的SUMCO公司在台灣的合資公司,做矽片的,2019年營收116.36億新台幣,同比下降28.87%。

然後是第四的信骅,這家公司主要做服務器的管理芯片,2019年營收爲24.843億新台幣,增長11.54%,規模同樣非常小。

前一百之外市值第五高的半導體公司台灣義隆電子,2019年營收94.88億新台幣,增長9.67%,稅後淨利24.647億新台幣,同比增長60.9%,這家公司公司規模不大,而且主要營收來自于觸控面板模組,芯片業務占比不到一半,主要是觸屏芯片和指紋識別芯片。

接下來是京元電和欣邦科技,這兩家公司和市值很小的南茂一起,三家都是全球前十的集成電路封測大廠,在2020年Q2的營收分別排在全球第八,第九和第十位,但該季度營收分別僅爲2.56億美元,1.82億美元,1.68億美元。並且半導體封測技術含量在半導體三大部分(設計,制造,封測)中最低,所以這裏也不計入核心企業中。

市值再往下走還有創意電子,2019年全年合並營收107.1億元新台幣,規模非常小,而且比2018年下滑20.4%。

继续顺着市值往下看是升佳电子,也是台股的上市公司,做接近传感器,光传感器等,这家公司2019年营收48亿新台币,大幅增长148.31%, 税后净利14.9亿新台币,虽然表现不错,但是整体规模还是太小。其母公司硅创电子,这家公司2019年营收为138亿元新台币,净利润19.38亿新台币,这家公司主要是做功能型手机的显示面板驱动芯片(DDI),而功能手机在全球已经在逐渐收缩,智能手机已经是当今世界的主流。

其他没有上市,或者没有单独上市的半导体行业公司,台湾的奇景光电是台湾营收仅次于联发科、瑞昱、联咏的第四大芯片设计企业,这家是台湾的显示面板厂家奇美旗下的驱动IC设计公司,2019 年全年营收为6.718亿美元(约合新台币207.46亿元),税后亏损1360 万美元。不管是规模还是利润能力都不行。

另外台灣營收排名第五位的IC設計公司瑞鼎,這家主要做顯示面板驅動IC,2019年合並新台幣營收139.3億元,增長27.1%,稅後淨利6.72億元新台幣,增長19.7%。雖然增長還不錯,但是利潤率很差。

還有敦泰電子,這家公司也在台灣上市,做觸控IC和指紋識別芯片,但是其實是在美國成立的,在深圳和新竹都有研發中心,這家公司經常入選中國十大IC設計企業,同時該公司運營情況一般,2019年營收91.6億元新台幣,下降了7.65%,淨利潤還是虧損的。


3/ 三个总结

好了,到這裏我們可以做個總結。

1)說台灣只有台積電很強,這個說法對嗎?這個說法當然是不對的,台灣的半導體13強,任何一家放到中國大陸來,都是可以在同行業進入大陸前三位的企業。在這裏我再列舉下這13家優秀的台灣半導體企業。

芯片設計:聯發科,瑞昱,聯詠;
芯片代工:台積電,台聯電,世界先進;
芯片封測:日月光(矽品),力成;
化合物半導體芯片代工:穩懋;
存儲器IDM:南亞科,旺宏,華邦電;
半導體材料:環球晶圓。

不只是半導體産業,在台灣的電子代工和零部件産業領域,也有鴻海(代工)、台達(電子零部件)、大立光(鏡頭)、臻鼎(PCB板)、國巨(被動元件)五強爲代表的優秀企業。當然了還可以把華新科、玉晶光、光寶、華碩、宏基、微星、廣達、仁寶、和碩、緯創、英業達、研華、健鼎、欣興電子、群創、友達這十幾家放進來,那就是超過20家了,不過我認爲這些企業在技術和發展前景上相對五強較弱,且面臨中國大陸同行的競爭。

2)相比于台灣的半導體産業,台灣的電子代工及其零部件産業雖然是台灣第二大支柱産業,但不管從技術含量還是,盈利能力還是持續發展能力上明顯要遜色的多,並且兩岸企業對比,實力此消彼長非常明顯。

像台灣微星,這是台灣第二大電腦主板供應商,2019年營收1204.9億新台幣,增長1.65%,但是稅後淨利僅爲55.87億新台幣,下降7.51%。

台湾电子零部件产业,综合规模和净利润,可以认为营运最为出色的两家公司之一的大立光(另外一家是鸿海),台股市值排第十位,其2019 年营收607.45亿新台币(大约184亿人民币),年增22%,税后盈利高达282.62亿新台币(66亿人民币),较2018 年增加16%。而其中国大陆的最大竞争对手浙江舜宇光学,2019年总营收为378.49亿人民币,增长46.34%,净利润40.19亿人民币,增长59.93%。舜宇在总营收上已经超过了大立光(舜宇除了镜头还有摄像头模组等业务),而净利润也达到了大立光的60%以上,差距已经大大缩小。具体到镜头业务上,舜宇光学的营收为88.154亿人民币,增长46.4%,虽然规模还比大立光差不少,但是增速明显超过。

而在顯示面板領域,以京東方爲首的陸系廠家已經超過了台系的群創、友達。當然像台灣國巨電子這樣的被動元件大廠,以及鴻海爲首的代工大廠,還牢牢占據著優勢,不過大陸對應的企業雖然弱小,卻也在迅速發展,例如本文提到的立訊精密,在代工領域不斷獲得訂單,從台系廠獲得了份額。

從長期看,只要大陸的各大電子品牌牢牢的掌握住下遊的優勢,那麽上遊的陸系電子零部件廠家逐漸發展只是時間問題,正如當年台系的電子品牌大大帶動了台資電子零部件廠的發展一樣。

3)台灣除了半導體,電子代工和零部件兩大産業外,其他産業差距明顯。台灣的6家世界五百強制造業企業,1家是半導體企業(台積電),5家是電子代工産業(鴻海、廣達、和碩、緯創、仁寶)。像台灣在自行車、機械零部件、機床、機器人、化工、鋼鐵、緊固件、汽車零部件等都有一定的實力,在很多細分領域甚至能成爲全球前幾位,但是這些細分領域總體太小,即使做到全球前列,公司規模也總體都非常小。像我們最爲熟知的擁有全球第一自行車品牌捷安特的台灣巨大機械,2019年營收差不多150億人民幣,淨利潤不到8億人民幣,體量和盈利完全無法和兩大産業對比。

本文是對台股市值前100位裏面的制造業企業進行整理,如本文的數據分析,即使在前100位的企業,很多營收也只有幾十億新台幣,規模很小。像也是台股市值前100位的上銀機械,這家公司做的滾珠螺杆在全球具有很高的份額,維基百科說是份額全球第二大,同時該公司也做機器人和零部件業務,但2019年營收僅爲202.05億新台幣,下滑31.12%。折合人民幣僅爲不到50億人民幣。

不僅規模小,由于已經是相對比較成熟的行業,整體盈利的利潤率並不高。類似的還有台灣的機床産業,整體出口規模不太大,高端無法替代德國日本貨,中低端又面臨中國大陸機床國産化的競爭,從實際出口金額來看,沒有呈現持續增長。下圖來自台灣工具機發展基金會,爲2019年台灣工具機(大陸叫機床)的出口,共計30.64億美元,同比下降16.2%


來自台灣工具機發展基金會

2019年全球七大機床出口地區,台灣排全球第5,中國大陸是其中唯一機床出口增長的地區,這個多少讓我感到意外,因爲機床工業在大陸被認爲是發展的非常不好的。

 

像台灣也是2019年出口螺絲螺帽等緊固件的全球第三名,但該市場很小,2019年台灣出口緊固件金額約爲48億美元,金額非常小,而且還分散在大量的小企業中,誕生不了大公司和高薪崗位。

另外從經濟增長的角度講,該産業産值難以持續增長,下圖是台灣2019年的緊固件産值,對比2010年沒有太大的變化,增長緩慢。請注意,以上僅是講規模和行業增長前景,不是說該産品不重要。

 

多說一句,2019年出口緊固件最多的是中國大陸,爲84億美元,下滑0.7%;而第二的德國出口下滑5.2%,第三的台灣出口下滑6.9%.

3)台灣在越來越依賴以台積電爲核心的半導體産業。如果把台灣的半導體13強做成一個表格,會發現這13家公司,營收台積電占了49.95%,淨利潤占了77.83%,遙遙領先。台灣淨利潤能超過100億新台幣的半導體企業只有4家。

 

台積電不只是占了台灣半導體産業的半壁江山,其市值更是超過了台灣股市的20%,台灣的《工商時報》在2020年8月8日發了一篇新聞報道,認爲台灣的産業發展面臨“一個人的武林”困境。

台灣半導體産業以制造爲核心,而在短期內,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制造業還難以挑戰台積電、聯電、世界先進、穩懋爲核心的台灣半導體制造業,事實上台系制造廠的規模優勢還在擴大而不是縮小。更進一步,從台灣的産業結構來看,台積電爲核心的半導體産業的增速也明顯的高于其他産業的發展,因此台灣的産業結構中半導體的占比還在不斷提高。


4/ 两个想法

最後,我想說兩個簡單的想法。第一點台灣目前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台灣了,統一的力量在台灣島上已經基本被消滅,它不僅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台獨的島嶼,而且從疫情以來的一系列表現來看,更是已經成爲了一個反華堡壘。

它現在在不斷推動自行開發,以及從美國購買先進武器拒絕統一,且正在積極推動裝備進攻性武器,就在10月21日,美國國務蕴桗准了三項對台軍售,總價值18億美元。分別是11個M142高機動火箭炮系統(HIMARS)及相關設備,價值爲4.361億美元。另一批武器包括135枚AGM-84H增程型防區外對地攻擊導彈及相關設備,價值約10億美元。第三批武器包括六個用于台灣F16的MS-110偵查吊艙及相關設備,據估計價值爲3.672億美元。不僅于此,還有別的軍售項目還在路上。根據華爾街日報2020年9月29日的報道,不包括本次批准的18億美元,特朗普政府在本屆任期內已經出售了價值約150億美元的給台灣。

而根據台灣媒體的報道,射程達到1500公裏的雲峰導彈也在2020年4月底試射成功,這顯然是一款進攻性的武器。

這些累計耗資數百億美元武器的開發和購買,其資金的源泉是台灣的經濟和産業,因此現在不僅一切的惠及台灣本島産業發展的行爲包括ECFA應該停止,還要積極的推動和支持大陸企業通過競爭奪取台企的市場份額。否則台灣的經濟越是發展,台獨政府越是會加大對以武拒統的投入,越可能造成統一時兩岸的士兵和平民更大的傷亡。

第二點台灣的經濟遲早要走向邊緣化,逐漸回歸到它應該有的曆史位置,這個事情如果發生在統一之後,將會導致對收複台灣的民心極爲不利,讓這件事情發生在統一之前,比發生在統一之後更好。不只是要派戰機突破中線去震懾台獨,消耗其戰機壽命,還要大力支持在經濟上通過競爭遏制其産業發展。這件事情越早做,越積極的做,則統一之後的成本越低,從資金層面看也會大大節省費用。

最近更新